跑出“最佳银行”

来源:华商韬略编委会 作者:陈光 

1966年,郑鸿标拿到了大马政府迄今颁发的最后一张银行牌照,他将这一纸牌照变成了大马非政府背景中最大的金融机构。

面对外资银行的垄断,郑鸿标抓住金融的源头,将“不起眼”小额个人储蓄做成大买卖,推动马来西亚从“将钱藏在枕头下”转变为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历经三次金融危机,大众银行从未开过倒车,成立至今的近50年里,他们保持了持续盈利的纪录。每一轮大退潮,都是他们与同业划开分水岭的时刻。主导这一切的郑鸿标,在85岁的高龄,仍旧抱有目标,以中国为着眼点,他正寻觅更大的突破。

大马最后一张银行牌照

出生于1930年的郑鸿标是新加坡的第二代华人。他的父亲15岁便从广东来到南洋,最初靠当厨师换取免费食宿,省吃俭用了很多年,才攒够一点钱做小本生意,利润微薄。

郑鸿标的成长过程始终与贫穷挂钩,更大的不幸则是他在6岁那年便失去了母亲。后来,他的父亲再婚,两个家庭合二为一,家中共有9个孩子,郑鸿标是长子。记事起,他便得承担照顾弟弟妹妹饮食起居的责任,经年的累积,使得他对于帮助和解读他人需求方面格外在行。

上学期间,郑鸿标开始帮助父亲经营生意,抗日时期,他还冒着生命危险扛着架子在街道上贩卖香烟。父亲的话很少,但是对子女的要求却十分严格,郑鸿标将父亲的每句话都看做是“命令”,在他接近20岁的时候,仍得按照父亲的规矩,每天在9点前回到家中。

物资的匮乏,使得年幼的郑鸿标对财富产生了着独特的渴望。同学们用零花钱买零食,他只能每天吃从家里带去的面包;一碗牛肉面对他而言,都是奢侈的幻想,很久才能品尝一次;他很羡慕其他同学有自己的脚踏车,因为他骑的是旧式回收站里那种大轮子、后面驾着大铁架的“老铁马”。

打那时候起,郑鸿标便下定决心要出人头地。“我要改善自己的经济条件,将来成家,才能扮演一个很好的家庭支柱。”他说。

郑鸿标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律师,既有社会地位,又有不菲的收入。但出于生活所迫,他并不能负担起高校的学费,自然也和律师无缘。

1950年,19岁的郑鸿标高中毕业,便投身社会,养活自己。经由朋友推荐,他面试了新加坡华侨银行,被录取当了一名书记,工作大部分是抄录等力气活。

职位不高,但郑鸿标如鱼得水。一来他聪慧能干,所有任务都能超预期完成;二来他很懂得照顾别人,和同事的关系相处融洽。从书记到助理会计师,4年后,郑鸿标便被升为部门主管。期间,他和自己的上司、后来成为新加坡首富的邱德拔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1959年,邱德拔辞去华侨银行的职位,隔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创立了马来西亚银行,他说服郑鸿标一同前来。年仅30岁的郑鸿标,以经理的身份在新的国度开始了征程。

郑鸿标年轻时的照片

全新的马来西亚银行从零开始,需要大量的实践工作,这为郑鸿标之后创业提供了上佳模板。连续数年内,郑鸿标都醉心于工作,心无旁骛。马来西亚银行也以飞快的速度发展,开设分行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曾经在一周内开设了5家分行。

1964年,郑鸿标升任为马来西亚银行的总经理,统管各项业务,是邱德拔最依赖的左膀右臂。

成为马来西亚最年轻的银行总经理,并未让郑鸿标产生半分懈怠。亲历一家银行从初生到辉煌,郑鸿标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完成这样的创举。他和周围的人分享这个想法,但是几乎没有人支持他。“当我建议成立一家银行的时候,大家都持有怀疑的眼光,但是我已经计算好将会面对的风险,迈步向前,为的就是实现我的梦想。”郑鸿标说。

1966年,多番争取之后,郑鸿标获得了马来西亚财政部的首肯,获得了一纸银行执照,这也是大马政府迄今颁发的最后一张银行牌照。于是乎,这个16年前还说不清银行具体定义的人,即将拥有自己的银行。

引领个人储蓄的风潮

在外人眼里,郑鸿标有点好高骛远,但是他早已运筹帷幄多时。

多年来,华人经商者都是马来西亚经济的骨干之一,他们勤俭节约,辛苦挣到的钱,都会小心翼翼的收储起来,储藏的地方,不外乎枕头下、床底、甚至屋外,最多也是拿去银会。

所谓银会,是民间的一种信贷活动,马来西亚一些华人视其为赚取利息的途径,他们往往把钱交托在缺乏保障的“会首”手中。许多时候,“会首”卷款而逃,一宗案件就有数十至数百名的“会脚”血本无归。

当时,市场上的银行都是外资,文化的隔阂加上没有储蓄的习惯,很少有民众会将钱存到银行里面,银行的客户都是大中型企业和国家部门。

郑鸿标将推广储蓄工作视为创立银行的出发点。在当时,个人储蓄是不入银行“法眼”的小生意,郑鸿标却深知其潜力。

大众银行初创时,成员不足20人

1966年8月6日,马来西亚大众银行的第一家分行在吉隆坡开业。郑鸿标以“大众”为银行命名,目标很明确:争取公众的信心,鼓励大家进行储蓄。

为了推而广之,他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传播,甚至为此组建了数个团队。郑鸿标尝试了很多方法,包括在风行一时的“丽的呼声”电台长期打广告,耐心培养民众在银行储蓄的习惯,再以细致、细心的服务增加他们对银行的信心。

时至今日,马来西亚已经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作为推手的郑鸿标,可谓居功至伟。

大众银行成立不久,郑鸿标的面前都是历史悠久、实力强大的外资银行。彼时,马来西亚独立刚刚10年,殖民势力未散,外资银行有背景有资本,但是通过“蓝海”策略,大众银行迅速在普通民众这个点打开了广阔通道。短短5个月之内,大众银行便在马六甲和怡保建立了两家分行。

此后的数年时间里,郑鸿标如愿将个人储蓄这个“小生意”做成了大买卖,大众一行始终维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分行扩张至12家。

过程中,资本日益雄厚的郑鸿标将触角伸向了其他产业,上世纪70年代,他先后涉足工业、房地产业、保险业及采矿业等领域,担任吉隆坡工业有限公司、伦敦及太平洋保险有限公司、棉艺纺织厂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董事长及20余家企业的董事。1976年,他还主导大众银行了上市,登陆吉隆坡股票交易所。

尽管扩张速度不慢,但是和一众老牌外资银行比起来,大众银行在马来西亚仍然是一个后进生。这匹本土“骏马”,仍在等待一个奔腾起来的时机。

1978年是大众银行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转折点。是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开放自由浮动利率,郑鸿标在政策出台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凭借只有12家分行的低运作成本优势,提供比其他银行高出2%存款利息的政策。

郑鸿标深知,在新的金融环境下,银行不再只是安全的“金库”,更要成为民众的利益助手,给用户提供更多的经济价值。

大众银行的政策吸引了大量客户,1980年,大众银行的存款成长率,是本地银行业成长率的四倍。

同时期内,依托火热的资本市场,马来西亚整体经济环境不断升温,不少企业家开始多元化经营,在多个领域内掘金。

推出各种亲民条款是大众银行的一贯作风

进入其他产业多年的郑鸿标,却反其道而行之。1981年,他决定放弃所有非银行业的生意,趁着良好的市场予以脱售,所得的收益,全部用于扩充大众银行的规模。是年,大众银行的缴足资本由2500万林吉特,跃升至7000万林吉特。

那段时间内,马来西亚诞生了一批多元化的企业家,并且受益于大环境掘得了丰厚的利益,谨守本业的郑鸿标,却始终认为这一个正确的决定。他说:“银行业是我最了解的行业,这个行业不断地给我挑战,令我的管理经验更加丰富起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决定。”

不再信马由缰的郑鸿标,用专注引领大众银行飞驰。资本愈发雄厚、民众基础牢固的大众银行,在上世纪80年代逐步扩展其他的金融业务,传统商业银行之外,他们还相继进入融资、证券与期货经纪、单位信托管理、投资控股等多个领域,成为一站式的金融企业。

1989年底,大众银行的资产总额达34.3亿美元,税后盈利达3105万美元,在马来西亚银行中居第三位。

“神奇”的团队

认识郑鸿标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沉稳的智者,这位管理者,也给大众银行烙上了沉稳的标签。

马来西亚经历过两次严重的经济低潮,分别是1987年和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很多企业倒闭破产,金融业则是退潮中承受压力最大的行业,但是置身其中的大众银行,每一年都延续了获利的脚步,实际上,成立至今的近50年里,他们保持了持续盈利的纪录。

巴菲特说:只有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1997年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成了大众银行与同业的分水岭。1998年,集团的盈利达到了创纪录的11亿8380万林吉特,其股票也成了国内外财经分析员建议长期持有的股票。至1999年底,大众银行的未履约贷款率只有1.66%,而马来西亚银行业整体未履约贷款率则是6.6%。

逆势而上的大众银行成了国内外业内的分析对象,媒体形容这家银行具有典型的华人企业家风格:谨慎、稳重。这种风格使得其历经两次国家经济萧条与金融体系转型,始终坚守稳健的作风,保持良好的风险管理。

在外人眼里,大众银行的管理层与团队蒙上了“神奇”的光环,因为他们总能根据形势作出不同但始终正确的决定,在很多小细节上,他们也比同业更为优秀。

出众的团队,脱胎于自郑鸿标的管理理念。他是东南亚最早提倡人才战略的企业家,也最早受益其中。

郑鸿标经营人才的意识,萌生自任职马来西亚银行期间。那个年代,大学生还不常见,金融业相关的学子更少,仅有的人才,都进入了财力雄厚的外资银行,本土势力往往面对人力匮乏的问题,竞争力长期得不到提高。

大众银行马来西亚总部

在这样的体系中,郑鸿标却看到了本土银行的机会。外资银行终究是外国人说了算,马来西亚的学生,刚进去是能拿到比在国内银行更多的薪水,但是职位很多年得不到提升,薪水涨幅不大,对于人的历练也很有限。

针对这个问题,郑鸿标为马来西亚银行制定了良好的培训与升迁制度,藉此吸引和留住人才。受惠于该体系,一批出色的本土金融才干得到了机会,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人才。当郑鸿标决定成立大众银行时,这些“门徒”也成了他最大的助力。

大众银行步入正轨之后,郑鸿标将人才战略发挥到了极致。他一直在修正银行的奖励系统,保证其公平性,让更多同仁与集团共享成长的利益。在马来西亚,大众银行的员工福利是出了名的好,郑鸿标追求的是,不仅让员工生活富足,也要让他们的家庭无后顾之忧。

制度化和人性化管理是东方企业运营中时常被讨论的话题,相较西方的企业模式,华人企业往往制度化不足。郑鸿标则将制度视为大众银行的根基,在制度面前,即便是他,也不能自行批准贷款。

恪守制度使得大众银行保持成本控制的优势,他们未曾遭遇到真正挑战,盈利水平不断提高,在处处有风险的金融界,大众银行的表现放置全球也属标杆。

2001年,大众银行的净盈利是7.2亿林吉特,4年后,这一数字增长至15亿林吉特。在马来西亚,大众银行不仅是非政府背景里最大的金融企业,更被国民评价为“最佳银行”。当年,其贷款增长率高达20%,远超同业的平均水平。

基于一系列辉煌的数据,郑鸿标获颁《亚洲银行家杂志》“2005年亚洲银行家领导成就奖”,大众银行获得香港《财资》杂志颁发“2006年大马最佳本地银行”,郑鸿标也获颁“亚洲最杰出银行家”的荣衔。

布局在新的时代

成为“大马最佳”的郑鸿标,视野不再局限于马来西亚。

早在1991年,大众银行便尝试国际化,他们买下了新西兰BH 40%的股权,后又增至47%。同年,大众银行还在越南与柬埔寨,和政府合作设立了合资银行。

2006年,大众银行的盈利和规模达到了新的高度,郑鸿标开始更深远的布局。是年2月,大众银行以45亿港元并购亚洲商业银行,击败了大马丰隆银行、香港东亚银行、台湾富邦金控、中国建设银行等一众对手。

亚洲商业银行是亚洲金融的子公司,为陈友庆家族所持有。2005年底宣布出售后,有多家竞购者加入。郑鸿标得以胜出,是因为他提供了高出对手的价格,45亿港币的收购价,不仅达到了亚洲商业银行账面值的2.5倍,也是多年来最高的香港银行并购价格。

一向精明的郑鸿标自然不会做溢价买卖。他说:“大众银行想要扮演自己的角色,响应政府冲出海外的目标,那么中国自然是无法忽略的市场,收购亚洲商银,是大众银行进军海外市场的第一步。”

2006年6月,亚洲商业银行易名为大众银行(香港),旗下12家分行也更改商标。亚洲商银在深圳设有分行,在上海、沈阳和台湾设有办事处。收购亚洲商业银行后,大众银行在香港的分行增至逾50家,深圳有2家。

郑鸿标获颁“亚洲最杰出银行家”

2007年,大众银行推出了首只中国基金,命名为“PB中国太平洋证券基金”,该基金的主要投资向是中国股市,并在日本、韩国等地进行适当配置。郑鸿标说,新基金是向投资者提供投资中国的机会,从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前景中获取回报。基金投资中国的资产将不少于50%,最高位98%,将主要投资在中国内地、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上市的中国企业。

1年后,遵循区域合作形势,大众银行又发行了一只中国-东盟股票基金,投资中国和东盟国家的股票,为投资者提供在中国和东盟稳定增长的经济中投资的机会。

因为中国严格的金融管控,大众银行的业务并未能完全进入中国,但是郑鸿标以合作的方式进行曲线渗透。2009年,中国银行和大众银行宣布缔结人民币贸易结算服务合作协议,方便马来西亚以人民币结算与中国的贸易。这项合作使大众银行成为中国银行(马来西亚)以外提供人民币贸易结算服务的首家马来西亚银行,意味着马来西亚国民可以在全国超过259家大众银行分行中享有此项便利。

相较在中国的缓慢渗透,大众银行在东南亚的扩张大张旗鼓,先后进入了柬埔寨、越南、老挝、斯里兰卡等多个国家,成绩显著。

发展至今,十余人起家的大众银行已经拥有超过18000名员工,2014年底其资产规模达345.72亿林吉特。郑鸿标的个人资产也不断上涨,2013年《福布斯》统计称其有56亿美元的身家。带领大众银行不断向前的同时,郑鸿标还自修完成了学业的梦想,从学士、硕士以至美国克莱顿大学的博士。

这位年逾80的企业家依旧没有退休的打算,并且对事业仍抱有目标。他说:“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大众银行能成为世界一百家顶尖银行之一”

为了实现目标,郑鸿标依旧像创业时期一样忙碌。2009年,他曾因身体原因接受手术,但很快便恢复工作。因为在他看来,成功没有终点,在新的时代,大众银行大有可为。

责任编辑:张婵

本地区其他名人堂入选企业家:

谢富年
林培川
周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