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成就与贡献

最早代表默沙东与与中国大陆的医学界合作

1982年,张念慈毛遂自荐代表公司与中国大陆的医学界合作,这不仅开了默沙东的先河,同时也是世界医药公司的首例。北京医科大学、上海医科大学、北京协和医院、上海药物所……这些国内知名的医学机构一一成了默沙东、张念慈的合作伙伴,双方共同筛选中药中对于健康有益的东西,寻找有潜力开发成新药的天然物。在项目进行中,张念慈与诸多国内第一批医学教授建立了很好的私交,对方在选样、用法方面给了他很多建议。

之后,张念慈任默沙东药品化学部副主管,又受邀去罗纳·普朗克•乐安(Rhone-Poulenc Rorer)担任药品化学部主管。

管理这两家企业新药开发体系期间,张念慈几乎成了“新药出品”的指南针。他常年主导新药开发,先后有3款通过了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及EMEA(欧盟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审理,并畅销全球,而业内能主导一款新药就已算得上了不起了。

寻找新型抗原 研发抗癌新药

台湾浩鼎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台湾中央研究院合作撰写的一篇重要论文被刊登在《美国科学院院报》上,该杂志与《自然》(Nature)《科学》(Science)杂志齐名。文章指出新一代治疗性癌症疫苗Globo H-DT(OBI-833)可以在癌细胞的干细胞上找到Globo抗原,与它结合并将其消灭。这一发现于药物治疗癌症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癌症干细胞如果可以被抗体找到并消灭,那么即使癌细胞发生了转移,其源头也可寻觅,使得治疗更有成效。

台湾浩鼎生技股份有限公司(OBI Pharma,Inc.,以下简称浩鼎),在癌症主动免疫疗法与Globo-H抗原研究领域,浩鼎已经深耕十余年,其研发成果已近成熟,或将改变癌症药物治疗领域的现有格局。

现在,延伸并确保第一代产品的稳定性,推广试验第二代产品的应用范围,建立可应用的Globo-H检测平台,这三条主线,构成了浩鼎生技的癌症检测、治疗体系。这一体系,不仅契合了当下最火热的主动免疫疗法市场,更代表了癌症治疗这一超过2000亿美元市场的未来方向。

成功开创华茂集团

1994年,张念慈创立了保健食品公司——华茂集团(Pharmanex)。团队以美国的科学研究方法和标准,配合上海、北京科大研究所中心,进行中药的药理和临床试验,在保健品行业架构如药品般有说服力的安全和有效机制。在这一全新理念的支撑下,华茂一口气推出了五款新产品,其中红曲清醇胶囊直到今天仍是美国保健品市场的明星产品。

四年后,华茂无论知名度还是销售额,在美国保健品市场都有了一席之地,此时,如新集团(Nu Skin)提出了并购华茂的意见,张念慈和如新集团双方完成了这个价值1.35亿美元的并购项目。

研制出疗效超过万古霉素的新药—非达霉素片

对于“困难肠梭菌”造成的感染发生率很高,对于这种感染,多年来只有万古霉素这唯一一种药物,但是患者在服用万古霉素后,仍有30%的人群有所复发。张念慈带领公司完成了新型抗生素非达霉素片(Fidaxomicin,DIFICID)的研发,先后通过了美国以及欧洲的验证。这是近50年来第一款与万古霉素直接比较,并且证明其药效更为优越的药品,Fidaxomicin的授权引起了多方角逐,最终在2011年,日商安斯泰来(Astellas)药厂以2.24亿美元的高价取得了其欧洲的授权。而亚洲等其他地区的授权价则还在商谈之中,这一授权价也创造了华人开发新药的最高授权纪录。在自行销售的美国市场,Fidaxomicin则创下了美国医院用抗生素销售的最快增长纪录,第一年即取得了1.1亿美元的销售额。

欲推出华人地区世界级新药

迄今为止,只有十多个国家出产过全球认可的新药,而大中华地区尚不在此列。从新药研发的要素来看,研发能力、团队构成、资本支持和法规审核缺一不可。如今的两岸市场并不缺乏资本投入,很多团队也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两岸需要一款真正的主流新药,来敲开欧美市场的大门。张念慈希望浩鼎生技的抗癌新药能够扮演这样的角色。张念慈认为“有了成功的例子,才能有更多公司和项目愿意走这条路。”

如今,OBI-822的二期临床已经完成,安全性得到了证明,在副作用减弱方面展现了同类产品难以企及的优势。其三期临床正在进行当中,需要藉此证明该药对于大量人数的患者、不同种族和地区患者的疗效性。后一点得到确定后,OBI-822极有可能成为两岸第一款世界级的主流新药。

张念慈说:“早年在国外发展事业的时候,是个人的成就和金钱方面的追求,这一次在华人区创造一家世界级医药厂的同时,我更想达成社会使命。”他说。张念慈的想法是将新药定在一个非常合理的价位,甚至用免费医疗来帮助弱势群体。“欧美的医药产业非常商业化,药的定价太高,富裕阶级用最好的药,其他人只能用次等的药,将生命和金钱画上了等号。”

本地区其他名人堂入选企业家:

高清愿
徐旭东
蔡明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