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湖严陆根和他的艺术产业帝国

来源:华商韬略编辑委员会 作者:陈光 

作为江苏省地产行业先驱者之一,严陆根一手打造了百家湖这个蜚声国际的地产品牌。期间,他将杂草丛生、沼泽成片的“百家沟”改造成为南京最美的片区之一,为60万人提供了生活和工作的场所。

转型文化产业后,严陆根实现了更大的突破,在4年多的时间内持续颠覆行业。南京国际美术展、世界最大的画家村、海外艺术品绿色通道、完整的艺术家培育体系……在接连不断的创新型项目和计划间,严陆根的艺术文化产业帝国已现雏形。

他的最终目标,是让中国艺术文化产业真正融入世界,再领先世界。

书中自有黄金屋

近年来,企业家一掷千金拍得珍贵艺术品的消息多次成为新闻头条,王健林、王中军、刘益谦等都因此成为一时热点。舆论热炒这些新闻之时,另一位热衷艺术品收藏的企业家正在做超越“收藏”的事情。

作为南京国际美术展创始人、百家湖国际文化投资集团董事长,严陆根和他的艺术品帝国近几年才被公众所熟知。他是第一个“收藏毕加索”的中国人——2007年,严陆根以1100万美元拍得毕加索的名作《戴绿帽子的女人》,毕加索的孙女通过苏富比向全球发布,称他是“第一个通过公开渠道购买到毕加索作品的中国人”。

除此之外,严陆根还收藏了超过3万件艺术品,毕加索、莫奈、梵高、夏加尔等国际大师的作品就超过300幅,是目前收藏国际大师作品最多的中国藏家。

真正令外界关注的,并不是这些令人咋舌的数字以及其象征的巨额财富,而是严陆根在整合艺术文化产业领域彰显出的魄力和雄心。

▲凤凰山艺术园

2005年,他投建的百家湖博物馆对外开放,这之后,严陆根开始尝试颠覆文化产业。他举办了两届南京美术展,缔造了中国艺术展的规模纪录,顺带给古都南京创造了一张新的城市名片。

同时,严陆根还投建了世界最大的艺术村——凤凰山艺术园,并筹备做世界上最长的城市雕塑大道。

他的艺术品帝国版图还包括拍卖公司、艺术电商平台、艺术衍生品、传媒、世界学院联盟、国际艺术教育课程ArtsDBA项目等等。

当艺术珍品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陌生且不可及之时,严陆根在短短几年间“撕去”了艺术品的神秘面纱,通过迅速完善的链条将其清晰化、制度化与产业化。

为了完成这项宏伟的工程,严陆根放弃了此前的业务——2013年底,他宣布旗下的利源集团将逐步退出地产行业,将文化产业确立为未来核心。

地产事业是严陆根的发家之始,尽管已经退出江湖,但外界至今仍给他贴着“地产大亨”的标签。地产和文化看似是两个无甚交集的产业,严陆根的跨界“玩”得有点突然,但实际上,细心翻阅其履历,可以发现严陆根投身文化产业更像是一种必然。

创业之前,严陆根务过农、下过厂,但他骨子里始终是个文化人。

严陆根1956年出生于南京东山镇,自幼聪颖好学,尤其喜欢读书。步入社会后,他响应“时代的号召”,被安排到了徐州,成为地质队的队员。

起初,严陆根很兴奋,“我终于做了一个伟大的李四光队伍的人。”但是上岗了之后他才知道这份工作有多辛苦。在没有人烟的地方,他和团队每天重复简单的动作,对于正值青年的严陆根而言,这样的工作劳累且乏味。

书籍成了他那段时间里获取快乐的源泉。地质队期间,严陆根读了几百本书,他将微薄的工资和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投到了知识汲取之中。

作为地质队最有文化的人之一,严陆根很快从普通队员变成了文化工作者,从宣传干事到宣传秘书,文字成了他最亲密的伙伴。地质队的8年时间里,严陆根有5年都在从事文字工作,每周编辑黑板近万字,每月编辑内部通讯,年复一年,超过了300万字。这之后,他被调回了南京。

离开徐州时,严陆根身无长物,就带了几箱书。此后数十年的时间里,读书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业务最繁忙的时候,他也会每天抽出3个小时读书;出差的路上,手边有一本好书才能让他感到安心。“哪怕一本书中只有一章或者一页写得好,都是收获。”他说。至今他仍给自己定下每年读书不得少于100本的目标。

回到南京后,严陆根依据自身优势转行成为一名记者。从经济记者到文化经济,严陆根成了南京新闻圈内的风云名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他已经和中国大多数艺术家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凭借广博的人脉网络,他经常帮助企业、机构从艺术家处求得招牌和对联。

这样的工作在1992年发生了转折。是年,改革春风初现成果,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坚定了国内发展市场经济的决心。这年6月,江宁县政府在百家湖地区圈定24.98平方公里土地作为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长年接触经济新闻的严陆根敏锐地判断:这是个一展抱负的好机会。他成了全区第一个辞去公务的报社科长,来到了开发区管委会。

地产先驱

江宁县抽调了二十几个人,在县面粉厂租了3间半房子。1992年8月8日,他选择了一个吉日,来到江宁开发区报到。11月8日,成立了县第一家房地产公司——江宁开发区房地产开发公司(利源集团前身),严陆根被委任为负责人。

当时的江宁,地产行业一片空白,全国范围内,地产也是一个非商业性的产业,根本无师可循。这家“县内”第一地产公司,只有严陆根拎着的一只皮包里放着的三枚印章,连办公室都没有,更像是一家皮包公司——没有一分钱的财政支持,只有一块农田,完全白手起家。

这样的基础下,严陆根团队却干劲十足。他回忆称当年团队压根没有“创富”的概念,就是凭着改变家乡、产业报国的一腔热情上阵。

公司的头等大事是“找钱”,这一点严陆根很在行。他做过记者,有一定的政策把控能力;采访过很多企业家,市场化观念强;懂经济,和外资谈判有筹码。带着这些优势,严陆根顺利搞定了外资,当时江宁县江宁开发区第一个合资企业——南京利源物业发展有限公司,通过股份制改制成立了利源地产。

严陆根不懂地产,但是深浸文化业多年的他判断:好的环境是居住的先提条件。于是,他带着“利源人”着手改变自然地貌,他们一个鱼塘一个鱼塘挖通,将其连城一片。这项工程,催生了日后的“南京城内第二大湖”——四亩浩瀚的百家湖。

找不到老师,严陆根只能自己学习。他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全面推进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为地产打造齐备的配套设施;二是从书里找答案,学习地产知识。

那时候还没有专业的房地产书籍,严陆根买了两本书,其中一本叫《房屋维修手册》,讲的是维修方面的知识。精研了两本书后,他大概了解了房屋建造和维修的过程,便带着设计和施工队开始攻关,在试验和失败中不断总结。

地产不在行,但严陆根在其他方面很有想法。开发区的基础条件不占优势,自然环境是一个卖点,借助这个优势,必须打造一些差异化的项目。严陆根觉得,好的环境应该搭配上档次的居住条件,于是,他将目标锁定在了高档的别墅小区,并且将之命名为“百家湖别墅花园”——这也是南京城自建国后第一个别墅楼盘。

高举差异化大旗的同时,严陆根也深知宣传对于地产项目的重要性。别墅区在建时,他就在《新华日报》、《扬子晚报》、《南京日报》的头版上打了广告,他借来的300多万元钱的80%都用在了打广告上。这是南京市第一个在报纸上打广告的地产项目,在那个年代,有这样营销理念的开发商凤毛麟角。

1993年底,百家湖别墅花园正式投建。凭借环境、高档居住条件以及强大的广告攻势,楼盘很快便收回了前期投资。

经此一役,严陆根一战成名,舆论将他视为南京市地产行业的先驱,“南京地产教父”,政府合作和更多的资金也纷至沓来。此后的时间里,严陆根带领着利源一年一个台阶,成功打造了一个强势的地产品牌。

1994年,与政府合作建设百家湖风景游览城,106套涉外高档别墅落成,别墅区内首创私人俱乐部、游泳池、网球场、壁球馆、水上运动中心等项目;1995年,江苏省第一间壁球馆开馆,建设星级配套酒店百家湖度假村;1996年,百家湖别墅花园成功开园;1997年,百家湖公寓花园项目动土;1999年,维也纳城正式销售;2000年,罗马城开始销售,中国住宅区第一门——百家湖花园凯旋门完工,并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很长时间内,百家湖都是南京市最具价值的地产品牌。

严陆根最初的理想是建10座“城”,为5万人提供居所。随着百家湖的迅猛发展,他很快实现了这个目标,甚至从根本上改变了江宁。20多年间,百家湖在南京发展了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物业,百家湖周边有60万人居住和工作,完全是一座中等城市的规模。

这座“城市”成了国内标杆性的社区,百家湖花园屡屡荣获联合国人居环球大奖金奖,不少经典项目享有国际声誉,入选“亚洲人居环境建设典范工程”。

社区内所有设施一应俱全,地铁线的4个地铁口分布在百家湖的东西南北,这里也被认为是中国最美的片区之一。而20多年前,这里还是杂草丛生、沼泽成片、野兔出没的“百家沟”。

百家湖处处镌刻着严陆根的印记,这个品牌也将他的声望推向了新的高度。2011年,严陆根和新华集团主席蔡冠深、电讯盈科集团主席李泽楷、印尼国信集团董事长翁俊民、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等人共同获颁“领袖人物”终身成就大奖。

然而,在这个节点上,严陆根却做出了一个令外界惊诧的决定。2011年11月,他宣布退出地产行业。江苏各大媒体迅速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则新闻,部分文章对这位“先驱者的告别”表示惋惜。

严陆根本人并没有遗憾,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地产已经进入行业整合期,将是大型央企和上市公司的舞台,品牌要依靠垄断来占据市场,我们已经没有优势,所以果断选择退出。”他说。

严陆根没有说明的是,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一片更有潜力的蓝海——以艺术品为主的文化产业。

毕加索作品最多的华人收藏家

严陆根在艺术品领域的发展几乎同步于地产事业。1995年,他参加了佳士得的一场拍卖会,看到了张大千的作品《荷花》。

严陆根当了很多年文化记者,对这些名家十分仰慕。《荷花》令他一见倾心,严陆根便“冲动”地以19万港币的价格拍下了这一画作。当时他还没有钱,拍款是后来从朋友处借来的,花了很长时间才还清。

拍下《荷花》后,严陆根对其爱不释手。他将画挂在家中,闲暇时就欣赏。严陆根称这幅画对其收藏生涯影响很大,它勾起了严陆根对艺术的向往和欲望,也提升了他的欣赏能力。

这之后,随着百家湖强势崛起,严陆根的身家日涨。但是富起来之后,严陆根还是不太会“享福”,在他看来,人都是一天三顿饭、一张床,钱花在享受方面没有意义。

不懂享受的严陆根将他的财富投向了两个领域:其一是公益慈善,他每年为清华、南大、东大的200位学生提供读书费用,还在多所大学和江宁区设置了利源系的基金;其二便是艺术品收藏,1999年起,严陆根决定每年至少投入10%的收入用于购置艺术品。

十余年的持续投入后,统计严陆根的藏品已经成了一件非常复杂的数学题。起初,他着眼于国内的大师级人物,傅抱石、齐白石、徐悲鸿的作品都是他的目标,国内排名前100位的大师、名家的书画作品,他收藏了超过3000张,仅张大千各个时期的名作就接近100张。后来他又陆续收藏了金陵画派、古代书画、名人手札等兼具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名家精品。

之后,严陆根又开始收藏西方古典和现代艺术大师的油画、雕塑、素描,毕加索、莫奈、罗丹等顶级大师的作品,超过了300件。再后来,他又迷上了瓷器,唐宋元明清,每个朝代都有,清三代瓷器就超过300件。他还收藏了一件1981年埃及出土的青花瓷,全球仅此一件。

诸多的藏品中,严陆根最得意的一件是毕加索于1946年创作的《戴绿帽子的女人像》,这一作品是毕加索在二战后转型的代表作。严陆根在2007年拍下了这一画作,当时他正在海南进行考察,准备注册成立一家分公司。

严陆根率队考察的同时,苏富比拍卖公司正在纽约举办一场拍卖会,“压轴戏”便是《戴绿帽子的女人像》。严陆根在山里接到了委托人的电话,对方告知他该作的竞争十分激烈,已经突破了严陆根600万美元的心理价位。

严陆根对这幅画志在必得,为了保证电话信号,他跑到了山坡的高地上,紧攥手机的手上全是汗。经过一番激烈争夺,严陆根最终以110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了这幅传世名作。紧张的心放下的同时,他的考察计划也泡了汤——为分公司准备的一亿资金,已经被他用于拍卖。

这次拍卖过程成了严陆根最难忘的经历之一,他“要藏品不要公司”的事迹也很快传开,一些朋友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不过,市场很快印证了严陆根的眼光,几年后,《戴绿帽子的女人像》的估值就突破了1亿美金。

成为第一个“收藏毕加索”的中国人后,严陆根又收藏了超过50件的毕加索油画、雕塑、瓷画、写生、碳墨画、铜版画等原创作品,成了收藏毕加索作品最多的华人。

不断大手笔投入于收藏,严陆根主要目的并不是投资,而是出于对艺术和美的追求,他也希望将这份价值与更多人分享。

作为一个文化人,严陆根很早便希望在文化事业上有所贡献。他在早年间创办了杂志《百家湖》,进行免费派送。这本刊物在江苏省文学圈内的知名度和评价度很高,居民们很喜欢这本给他们带来诸多文学、生活体悟的杂志。

藏品越来越多后,严陆根萌发了设立艺术馆的念头。2005年,他投资的百家湖博物馆正式开馆,成为江苏省第一家以民营企业命名的博物馆,该馆也是中国收藏西方艺术作品最多的博物馆。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名作艺术品非常遥远和陌生。因为披着神秘的面纱,很多富豪投资艺术品的行为被解读为附庸风雅或是追求投资回报。

实际上,热衷艺术品的本质是对美的欣赏,这是人类的本能。就艺术品中的画作而言,不近距离观赏,很难体会其中的美与意境,因为印刷品、摄影作品完全无法展现画作的艺术水准和美学价值。

严陆根希望更多人欣赏到这种“美”,所以百家湖自建馆至今,始终坚持免费向市民开放。这座博物馆如今已经成了江宁区乃至南京市的知名场所,开馆期间总是人流涌动。

严陆根很欣慰于博物馆的成功,这也给了他不小的启发。在他看来,国内文化产业、尤其是艺术品产业的体制还十分落后,其中既有机遇,也有责任。

颠覆文化产业

当年创业的时候,严陆根对地产知之甚少。而转型文化产业,他则是不折不扣的专家,在“兴趣+30亿先期投入”的推动下,百家湖文化产业迎来了比当年地产事业更为迅猛的发展势头。

2014年10月8日,江苏美术馆内人头攒头,严陆根被各路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当天,百家湖集团筹办的“第一届南京国际美术展”开幕。这次美展面向全球征集了4507位艺术家的20087件作品,最终评选出1011件入展作品,132件获金银铜奖作品。

第一届南京国际美术展展出面积共计1.3万平米,展期7天内参观人数超过20万人次,最高单日观众高达6万人次。美展期间,“万人空巷、打飞的来宁看大师展”、“市民排队几公里看大师作品”、“一家几代人同赴美展看大师作品展”、“排队6小时看到毕加索大师作品了却40年的艺术情”等新闻成了艺术圈里的热闻。这次美展不仅创下了江苏省美展的多项第一,也创下了中国美术展览的新纪录。

其中“向大师致敬”版块中,毕加索的《戴绿帽子的女人》、莫奈的《朗香教堂的朝拜之旅》、雷诺阿的《玫瑰花》和《静物》等十位世界顶级艺术家的数十件作品集中亮相,催生了万人排队观展的壮观情景,缔造了世界媒体聚焦的“美术事件”。

“中国是文化大国、艺术大国、美术大国,但中国的美术产品一直不能在世界上有立足之地。我们想找到一个突破口,使中国的美术、美术家能够真正融入世界之林。所以举办了南京国际美术展。”严陆根说。

1年后的“第二届南京国际美术展”上,展厅扩展到了近3万平方米,展出了来自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的千余件艺术品,包含毕加索、罗丹、莫奈等23位西方艺术大师的50件真迹,吸引了21万人次的艺术爱好者前来参观,再次刷新了业内纪录。

两届盛会将严陆根推向了艺术界巨头级别的人物,也极大增强了他改变行业的信心。2016年第三届南京国际美展过后,严陆根决定将美展变为“双年展”,进一步扩大规模和影响力。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将其打造成为“全球十大美展”之一。

“这并不是我的野心,”严陆根说:“而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有的责任心。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收藏和交易量都有三分之一的‘天下’,难道我们连全球十大美展还进不去吗?”

严陆根举办美展的另一大“责任”,是将中国的艺术家推向世界。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也是中国大文化产业的通疾。中国在文化输出领域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时至今日,国人已经习惯于看欧美大片和电视剧,过外国人的节日,而中国的文化输出却进展缓慢,完全赶不上经济发展的节奏。就艺术品而言,中国宋元明清艺术大师作品虽然都能在大英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内,但那带着中国人沉重而痛苦的记忆。很多藏家将收藏国际大师的作品视为荣耀,却鲜有国际收藏家热衷于中国名家的作品。

严陆根深知“治愈这一顽疾”的难度,为了实现目标,他打造了一个完整、极具颠覆性的体系。

体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版图是投建全世界最大的“画家村”——凤凰山艺术园。该艺术园规划有1200个画家工作室,每个面积400平米。工作室完全按照艺术家、画家的创作需求来设计,全部设施、功能都围绕相关需求展开。

严陆根将之展望为“大师的摇篮”,他以低租金的方式吸引有梦想的青年艺术爱好者,培育他们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师。这个计划中,百家湖还和世界十所大的美院,包括芝加哥美院、英国皇家美院等展开合作,请国际级的导师来授课、培育。

围绕着这一釜底抽薪的培养体系,严陆根积极拓展上下游。他创立了从事艺术品拍卖的专营机构南京海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不是为了将其作为赚钱的工具,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把中国艺术家推向世界。”他说。

海德每年将举办至少12场艺术品拍卖会,严陆根与中国根艺术品指数研究院配合,将公开拍卖数据纳入数据库,逐步建构起每位画家的指数,从而指导艺术家们的作品在全球市场的交易。这样的透明体系,更有利于后来者——中国的艺术作品在世界范围内流通。

除此之外,严陆根还发起成立了“严陆根艺术基金会”,用来扶持年轻艺术家。目前,百家湖集团已经签约了超过1500位当代画家,是中国最大的艺术品经纪公司。

严陆根的目标是到2020年,签约全球画家、艺术家超过1万人,收藏作品超过20万件,缔造全球最大的艺术经纪公司。

百亿级的目标

严陆根宏伟蓝图中所蕴藏的经济价值不言而喻,但在他看来,更重要的则是社会价值。

就社会价值而言,转型后的百家湖集团在4年多的时间里,做出的贡献已经超出了地产20多年积累——在艺术文化产业这个平台中,他们每一项动作都可被视为突破和贡献。

严陆根的突破仍在持续。他希望在牛首山建一个博物馆群,将世界青年艺术节搬到南京,在15公里长的南京滨江大道建造世界上最长的雕塑大道……“类似的项目在未来10年的发展中会有很多,留给城市、留给南京、留给南京人民。我觉得未来做的贡献要比做地产期间大N多倍。”他说。

而在蓝图的另一面——经济价值中,严陆根也正致力于颠覆传统,修正行业弊端。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特性之一是不透明,艺术创造需要经过层层繁冗环节才能成为一件商品。在此过程中,不公开、不透明和信息不对称,直接导致了业内黑幕丛生。

“繁冗”不止体现在交易环节,作品进关的巨额税费都是一笔沉重的负担。根据我国现行的关税税则,艺术品入关需要缴纳6%的艺术品关税和和17%增值税,以《戴绿帽子的女人》为例,其需要支付的税款近1.5亿人民币。

严陆根希望重构市场体系,使得艺术消费品能进入寻常百姓家,引导整个产业健康发展。针对这个目标,他打出了两副牌,一是创立中国唯一的永久保真艺术品交易平台——中艺易购电商,将艺术品交易的过程简单、透明化。二是创建海外艺术品绿色通道,为此,百家湖集团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线下布局,相继投建了百家湖(北京)艺术中心、香港现代美术馆-Art100画廊、法国香榭丽舍大街7号Art100画廊、纽约Art100画廊等艺术品体验店,严陆根希望这类线下店的数量在未来达到150家。

在一步步颠覆间,其打通所有环节的艺术品帝国已现雏形。“我们仍在继续努力和创新,我希望通过绵薄之力,推动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严陆根说。

在被问到这个发展最直接的体现、相关市场的目标时,严陆根给了一组数据:“在2020年左右实现年销售额100亿,年净利润过20亿,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艺术企业。”

责任编辑:张婵

本地区其他名人堂入选企业家:

曹龙祥
周建平
孙飘扬